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兩點之間的距離......

我想要記錄我們家改變的開始!

去年9月,阿融上幼兒園中班,是我們都非常渴望的事,因為我若再不將阿融送進幼兒園,讓彼此都有喘息的空間,可能無法終結在火藥庫生活的日子。為了讓阿融能上幼兒園,我從家裡到上班地點沿路會經過的幼兒園通通都一網打盡,總共報名九間,最後很幸運地抽中離家最近的幼兒園,還記得那時候得知中籤時有種「我要出運了」的興奮感,我想,考上台大是否就是這種感覺啊?!

但阿融對於上學的新鮮感只持續了三天,之後我們又陷入無止盡的哭聲中,一直到102日傍晚,張老師主動找小毛談阿融的狀況,因為張老師真心想理解我們的困難及陪伴孩子的方式,並和小毛交流她對阿融的觀察,讓小毛的心鬆動了,也因此打開了我和小毛的談話契機,在那之前,我們可能已經很久沒辦法好好地說話了,張老師是改變我們家庭很重要的人!

那幾天,我和家人、《親愛的小孩》這首歌、《擁抱你的內在小孩》這本書,都有非常深刻的連結,這對我來說是另一個非常重要轉捩點。

106日,我拿到成為幼兒園家長的第一份作業,是老師每週一次給家長閱讀的文章-「馨語心語」,看完後寫下心得跟老師們交流教養觀念及想法。


這份作業節錄了五句話,說實話,看完我還真不知道要如何寫心得,索性將有感覺的話畫線。當看到這句話-「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並不一定是直線」時,我想,不是直線?不然會是什麼?

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發生這些事,是想讓我看見什麼?

105426

聽到個諮室的W學生不斷地重覆喊著「我不要、我不要……」,聲音愈來愈大聲,很快地就引起輔導室許多老師的注意。

W學生之前在學校就一直有很多的狀況,記得他曾經要從四樓跳樓引發軒然大波,當時還出動消防隊雲梯車,學校也因此啟動危機處理小組應變,進行後續各項輔導策略;校內老師常因他暴衝的情緒狀況疲於奔命、壓力一直很大,是個很容易讓大家警覺的學生。

「我不要、我不要……」隨著W學生聲調愈來愈高及急促,在輔導室的老師們神經逐漸緊繃,沒多久,就聽到個諮室傳來許多撞擊、碰撞的聲音,緊接而來的是高八度的尖叫聲不斷傳出來,隱約感覺夾雜著哭吼的聲音……,聲音傳遍了整個輔導室,也引起路過老師們的注意,尖叫、哭吼聲一直持續了近半個小時,才慢慢停下來。

後來聽到負責協助該生的專輔老師、特教老師在討論所發生的狀況:很多時候只要不按照W學生想要的方式做,他就會爆很多的情緒、尖叫、暴衝,用很多方式跟他溝通也沒有效果,他還是堅持自己的做法,聽不進去別人在跟他說什麼……,聽著、聽著,讓我連結到我自己女兒阿融的狀況。

阿融也是個堅持度非常高的孩子,她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若沒照她的想法進行,她會很容易呈現哭鬧狀態。因為不想讓她養成以哭鬧達成目的的習慣,我們希望建立一些規則讓她可以遵循,避免她日後在人際關係上嚐到苦頭,所以我們很堅持不妥協她哭鬧的行為,也因此在相處上更容易引發緊張衝突。她的情緒在剛上幼兒園中班初期陷入更加不穩定的狀態,除了她對自己表現不滿意會哭鬧之外,不明原因的哭鬧也常可以持續一兩個小時停不下來,在學校哭,在家哭鬧得更嚴重,所有可以想得到的方法試過都無效後,我們的情緒也很容易就被她的哭鬧激怒,暴發更多衝突,同時,也累積無從估計的挫折及無力感。

原以為阿融鬥幼兒園上學後家裡的氛圍及互動會改善,沒想到反而更加嚴重,長時間下來我身心俱疲,幾乎是已到絕望的谷底。在走投無路、去年十月某次靜坐過後,我腦中飄進一句話—

「發生這些事,是想讓我看見什麼?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親子遊戲】找自己及別人做的好事

10/26去接阿融時,天色已黑,走進學校巧遇正好要回家的張老師,張老師看到我就遠遠地喊著:「喔,阿融媽媽,來來來,來跟你聊一下阿融最近狀況。」

張老師是對我們家影響很大、也改變我們一家很多的老師。記得去年阿融剛上幼兒園時,在適應上遇到很大的困難,但張老師跟我們講話時沒有任何的批評責備,真心的關懷、問候、想理解我們與孩子相處時所用的方法及困難的心意,給了我很大的力量及溫暖,記得那時候的我還邊講邊哭,心裡有好大好大的觸動。張老師讓我有機會在被理解後,能在心裡挪出了一點空間,也因為那一點的空間,我有了繼續努力下去的力量,和毛爸開啟了對話的空間,在這一年與孩子的關係有很大的轉變,我非常非常地感謝張老師!


這一學期因為阿融的狀況明顯穩定很多,我到學校的時間變少了,大多是毛爸送阿融上學,我也很少有機會遇到張老師,所以,當張老師要回家時剛好遇到我,跟我打招呼,說要跟我談一下「阿融在學校的狀況」,雖然我嘴巴說:「啊〜〜我要被約談了嗎?」但心裡是很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