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發生這些事,是想讓我看見什麼?

105426

聽到個諮室的W學生不斷地重覆喊著「我不要、我不要……」,聲音愈來愈大聲,很快地就引起輔導室許多老師的注意。

W學生之前在學校就一直有很多的狀況,記得他曾經要從四樓跳樓引發軒然大波,當時還出動消防隊雲梯車,學校也因此啟動危機處理小組應變,進行後續各項輔導策略;校內老師常因他暴衝的情緒狀況疲於奔命、壓力一直很大,是個很容易讓大家警覺的學生。

「我不要、我不要……」隨著W學生聲調愈來愈高及急促,在輔導室的老師們神經逐漸緊繃,沒多久,就聽到個諮室傳來許多撞擊、碰撞的聲音,緊接而來的是高八度的尖叫聲不斷傳出來,隱約感覺夾雜著哭吼的聲音……,聲音傳遍了整個輔導室,也引起路過老師們的注意,尖叫、哭吼聲一直持續了近半個小時,才慢慢停下來。

後來聽到負責協助該生的專輔老師、特教老師在討論所發生的狀況:很多時候只要不按照W學生想要的方式做,他就會爆很多的情緒、尖叫、暴衝,用很多方式跟他溝通也沒有效果,他還是堅持自己的做法,聽不進去別人在跟他說什麼……,聽著、聽著,讓我連結到我自己女兒阿融的狀況。

阿融也是個堅持度非常高的孩子,她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若沒照她的想法進行,她會很容易呈現哭鬧狀態。因為不想讓她養成以哭鬧達成目的的習慣,我們希望建立一些規則讓她可以遵循,避免她日後在人際關係上嚐到苦頭,所以我們很堅持不妥協她哭鬧的行為,也因此在相處上更容易引發緊張衝突。她的情緒在剛上幼兒園中班初期陷入更加不穩定的狀態,除了她對自己表現不滿意會哭鬧之外,不明原因的哭鬧也常可以持續一兩個小時停不下來,在學校哭,在家哭鬧得更嚴重,所有可以想得到的方法試過都無效後,我們的情緒也很容易就被她的哭鬧激怒,暴發更多衝突,同時,也累積無從估計的挫折及無力感。

原以為阿融鬥幼兒園上學後家裡的氛圍及互動會改善,沒想到反而更加嚴重,長時間下來我身心俱疲,幾乎是已到絕望的谷底。在走投無路、去年十月某次靜坐過後,我腦中飄進一句話—

「發生這些事,是想讓我看見什麼?


「發生這些事,是想讓我看見什麼?」這句話讓我停了下來,我讓自己的心靜下來。當我再次凝視著阿融哭鬧的表情時,我從她小小的臉龐中,似乎感覺到小時候的自己……

我也曾這樣哭鬧過吧?我在哭什麼?我在害怕、恐懼些什麼嗎?在我哭的時候,我想傳達什麼?

靜下心來去感受孩子的哭鬧,慢慢有了些感受上的轉換。孩子之所以需要尖叫、哭鬧,是因為自己想做的事與大人期待的狀態落差太大,在堅持自己作法時,小小的身軀只能用盡全身的力氣發出怒吼,告訴大人「我想要這樣!」要堅持發出怒吼是件很需要勇氣的事,在挑戰大人權威的同時,也會面臨大人的責備、甚至是打罵,被貼上「固執」、「難搞」、「講不聽」、「脾氣拗」……等標籤,親子關係在拉扯過程中逐漸耗竭,慢慢演變成無法挽回的地步。

但這些後果,是堅持度高的孩子想要的嗎?我感覺到並不是這樣的,在他們還沒有辦法長出能平衡心中渴望與現實期待的能力時,他們只能很本能的用哭鬧來表達。

哭鬧表面上看起來是「憤怒」,對大人的要求憤怒、對需求沒有被滿足憤怒;但更深層的情緒,卻可能是「恐懼」。

孩子在恐懼什麼?他們心底,或許是這樣地批判著自己,低吟著連他們都沒有意識到的恐懼—

我是個壞小孩、我只會亂發脾氣、我都不聽爸爸媽媽的話、我爸爸媽媽討厭我、不再愛我了、他們要把我丟掉了、我不值得被愛、我是沒有人要的小孩……

孩子的「恐懼」,很少被大人看見。當大人也被激怒、受不了時,看見孩子的狀態,可能只剩下孩子顯現出來的憤怒及壞脾氣,而自己也不自覺地對孩子惡言相向。

「發生這些事,是想讓我看見我自己的什麼?

在對孩子的哭鬧多了那麼一點點的理解後,我想著,我還看見了什麼?

我曾被大人好好的對待過嗎?我想被怎樣好好地對待?

當我順著這樣的想法走進自己內在時,一種溫暖又堅定的聲音輕輕地在我心底響起:

--當我有情緒、有需求的時候,我想要的,是被更溫柔、溫暖的方式接住,而不是被威脅與責罵、或是被拋棄。

--在我面前的小孩,她的需求需要被好好地看待,她的情緒也需要被好好地接住。

當我可以移動到不同的視角,看到我自己內在小孩的聲音及渴望時,我的心頓時柔軟起來,看到孩子的哭鬧,似乎也變得沒有那麼難以忍受。但是,如果我沒有被好好對待的經驗,那麼,我要長出怎樣的樣貌,來照顧我心中受傷的小孩?同時,也照顧我自己的小孩?

於是,我在靜坐時,慢慢地做了幾次的深呼吸、吸氣、吐氣……,之後將手放在心窩,將手心的溫度送進心坎裡,好好地跟我自己內在小孩說:

「我知道你面對這些事,一直很難過、很痛苦……,我瞭解了,我知道了……,很抱歉讓你一個人撐了這麼久……,沒關係……,沒關係……,我會陪著你,我會好好地跟你在一起,你不再是一個人了,我在這裡,我可以照顧你、陪著你……,我可以感覺到你的難過、你的痛苦,還很難過、很痛苦,慢慢來,沒關係……,我一直在這裡……」

這樣靜靜的陪伴,沒有任何的評價批判、沒有任何的壓迫建議,我的內在小孩被我輕輕地擁抱、被我深深地支持,我是最懂自己經歷過什麼的人,那是真正的懂與理解,不用太多的言語,透過手心所傳遞的溫度,已紮紮實實地送進心坎、送給曾經受傷、被拋棄的自己,我的內在小孩似乎不再那麼孤單、不再那麼傷悲,因為有我真正懂了「我」的存在。

而過去那個沒有被好好地支持與愛過的小孩,曾經受傷、被拋棄過的小孩,長成了現在的自己,在遇到艱難困頓時,在還沒有長出足夠的能力好好地表達愛、學會愛時,傷人的話、帶刺的舉動,很容易就複製了過往的模式,無法控制地說出口。

我想起我曾經在憤怒、受不了時,跟阿融講過的話:「如果跟我們住那麼痛苦,你想去那裡就去那裡好了,不要再回來!

那是非常傷害阿融、卻也讓我非常自責的話,「想把自己的小孩丟掉、想遺棄自己的小孩」,在說這些話撕裂彼此關係的同時,我對狀況不斷地惡化感到非常地無力、無助,也非常無法原諒自己對女兒說這樣的話。

想遺棄自己小孩的大人,可能曾經也是被遺棄的小孩。

剎那間,我似乎也理解了當大人以打罵的方式對待孩子,或是選擇要離開,在受不了艱難困境所說的話語及所做的決定,其實有更多的痛苦掙扎及自責內疚在心中翻攪。

因著這樣的理解,靜坐時,我在幾次的深呼吸、吸氣、吐氣……之後,在心中跟自己、也跟家族中曾經選擇離開的大人們說:

「我懂了,我終於瞭解你們在離開之前,心中也有很多的痛苦及掙扎,我瞭解,我知道了……,我瞭解你們對自己做的事、對自己選擇離開,也有很多的自責、愧疚,很抱歉我以前一直不瞭解,現在我懂了,沒關係了……,沒關係了……,我知道了,祝福你們……」

當我卸下存在於大人內心的愧疚自責時,我對自己想離開、以及大人們的離開多了些釋懷,我希望我家族中離開的大人也可以卸下許多梗塞在心中已久的遺憾,並得到祝福。因著淺淺淡淡的釋懷,我心中同時對自己、對自己的孩子有更多的疼惜與憐憫。我感覺到我內在的空間可以再次被打開,我可以再次地呼吸,深深地吸氣、慢慢地吐氣、深深地吸氣、再慢慢地吐氣……

當我可以照顧我心中受傷的小孩時,我也理解到內在小孩的需要。那天,我對阿融的理解變得很不一樣,也在心底挪動到很不一樣的位置來感受她的困難。後來,我跟阿融的互動,跟許多曾經受創、高度情緒暴燥的學生的互動,都變得很不一樣,當我帶著他們觀照內在受傷的小孩、帶著他們練習如何自我照顧時,療癒似乎也漸漸發生,我感覺到陪伴孩子的方式已不只是同理,而是更深層、更細膩的慈悲與關愛油然而生。

每每想到這段時間的變化,我都很感謝阿融,阿融讓我用盡所有學過的諮商方法都還無法奏效後,逼得我可以鍛鍊出更多不同於傳統諮商學派的陪伴方式,我感覺到,這裡頭有著心中內在小孩想被療癒的渴望,還有我對阿融深深的愛。

發生這些事,是想讓我看見什麼?我想,就是讓我看見「愛」,看見我可以用自我照顧的方式好好地愛自己,好好地愛自己的小孩、好好地愛身邊的人!是「愛」讓一切可以發生。

感謝你,阿融!媽媽愛你!



《晨曦》演唱:贾巴阿叁

4 則留言 :

Lizzie 提到...

很感動,看到眼淚掉下來了!
我自己需要先消化一下,再看看怎麼跟溪互動
他急起來的時候,跟他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
也不願意配合任何動作,對「深呼吸」這三個字更是感冒
對我真是一大考驗啊!

Yishu 提到...

我現在覺得,小時候曾經受傷,在沒有被好好地陪伴照顧下就長大的大人,要長出沒有的能力去照顧自己的小孩,是不容易的事,或許我們很努力地看著教養書、聽別人的方法,但適合別人的,不見得適合自己,從自己小孩所表現出來的狀況,問問自己,我小時候曾經有過類似的情緒、狀況嗎?我那時候希望別人怎麼陪伴我、照顧我,我會比較舒服?如果我們可以用我們自己也喜歡的方式照顧自己的小孩,先照顧自己的心,或許,小孩和我們自己內在的小孩,可以同時被療癒

不曉得"急燥"在你和土人身上,是否曾經怎麼運作過?發揮過什麼功能?

如果溪對「深呼吸」感冒,或許先換別種方法試試,是考驗,但找方法的陪伴過程會很珍貴。

我發現有些孩子在情緒上時,耳朵是聽不進話的,拍背、擁抱、從身體的連結打開另一個入口,會是不錯的方式。我這兩天在整理過去的記錄,想把可以跟你分享的經驗再做些整理

olivia 提到...

看了這篇,第一想法是如果你們能相信神又能禱告就好了。

但別理我那想法,因為那是我的經歷,跟你分享,但不是說教(宗教)。。

我有很疼我的父母,但我以前常有沒理由很難過很傷心的時候,還常覺得自己啥都做不好,然後情緒就很低落,我是認識神後才知道怎麼愛自己,然後知道愛自己才知道如何持續愛別人(我女兒),可是人就是人,本性還會跳出來,這時我都是因禱告才能再迴轉。

我現在面對我家兩女兒的難題,無論是他們的真問題或我對他們的擔心,我能解決就解決,無力的就是禱告,有時要禱告好幾次才有平安。

Yishu 提到...

不漲:

可以感覺到相信神及禱告帶給你的力量,"知道怎麼愛自己,然後知道愛自己才知道如何持續愛別人(我女兒)",好喜歡這樣的力量

我的艱難困頓持續好幾年,我自己並沒有太虔誠的宗教信仰,但在生活走到一定程度的絕境後,這幾年陸續有些機緣讓我接觸到許多跟靜心、靈性有關的活動,讓我有機會跟自己的內在有更多的對話、對自己的身體、靈性有更多的覺察,我現在在練習身心靈之間的平衡及連結,也在跟我的同事夥伴的對話中對自己有更多的觸動,我感受到好多協助我及支持我的力量

因為感覺到更大的愛全然地支持著自己、愛自己,當我感受到時,會心頭一陣觸動而落淚,愛自己的心會油然而生,自己的心安頓了,就有力氣來愛別人(特別是我女兒),然後,給予祝福

再來陸續整理一些經驗上來跟不漲分享,也希望聽聽不漲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