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定義自己真正的樣貌

最近剛上完一系列讓學生認識自我的課程,學生們透過一些回饋活動、周哈里窗的學習單整理自己的「開放我」、「盲目我」、「隱私我」、「未知我」,看見別人對自己的觀察,也統整對自我的觀點。但看著學生低著頭整理學習單,「然後呢?」的想法浮上我心頭,他們看到了不同的人給自己的回饋,然後呢?最重要的是什麼?

從小,我們從父母、兄弟姐妹、親朋好友、老師、同學……的互動、回應中,累積他們對自己的看法,慢慢地形成一些自我概念,在自己還沒有辦法很清楚地回答「我是誰?」這個問題前,透過別人的觀點來理解一部分的自己是很常見的方式。但有些時候,我看到一些孩子因為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活在別人的眼光中、被別人的負面評價影響而變得不快樂;也有些孩子因為不被喜歡、被排擠、被霸凌,在負面經驗中累積了很多對自己負面感受,覺得自己很糟糕、很壞、很不受歡迎……。

這些將別人對自己的負面評價照單全收的孩子,可能會有以下兩種狀況發生:

一、   變得憤世嫉俗、暴怒,對造成他困境的人展開反擊、對抗,甚至會有傷害他人的念頭或舉動,他們會說:「對,你說我壞,那我就壞給你看!

二、  變得鬱鬱寡歡、退縮,否定自己的價值感及存在感,對現況、未來感到悲觀,想放棄一切,愈來愈不跟別人互動,可能逐漸有憂鬱症、懼學、自傷意念或行為,他們會說:「沒救了,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了,我死了算了……」

我想著,這些還在摸索自我的孩子,在腳步還沒有踏穩之前,如果就被狠狠地踹了幾腳,他們要用怎樣的態度繼續在人生的旅途中走下去?我可以用怎樣的方式提醒他們,誰的觀點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我這樣想之後,腦中突然連結到之前S跟我分享的短片:「你如何定義你自己?」麗茲(Lizzie Velasquez)TED的演講。



我非常喜歡Lizzie的這段演講,跟學生分享Lizzie的觀點,也回答我在上完自我認識課程時,心中所浮現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什麼?

2016年5月19日 星期四

【歌曲】《月光》--什麼樣的付出,讓我坦蕩?

今晚是最近心情最平靜的一晚,讓阿融睡著後,到哈克部落格尋寶,當看到文章”「後門的驚喜」愛情 停車暫借問,之三”中提到兩句歌詞:

「什麼樣的結束,讓我成長?」
「什麼樣的付出,讓我坦蕩?」

”咻”地讓我的心底一陣騷動,那是最近自己一直在聽、也很喜歡,但卻一直還沒有好好地連結、在心底存在已久的觸動--詞曲創作人邢天溯的《月光》歌詞。

記得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3/20看中國好歌曲第三季第三期,邢天溯演唱《我們在藍色海上漂》,創作人刑天談到他創作這首歌的背景:「每個音樂人心中實際上都應該有一塊海島,是一塊最純淨、最單純的,最乾淨簡單的地方,我覺得這樣的留白,是我對音樂的期盼。」歌曲所傳遞的寧靜,非常讓我感動,我要過了很久之後,才理解《我們在藍色海上漂》對我的意義,在我心中,也存在著這樣的一片淨土,非常地單純、非常地純淨,那是種寧靜的力量。邢天溯和海泉在節目中接著合唱的歌曲,就是《月光》,我聽的時候一直猛掉淚,卻不知道是什麼打動了我,我非常喜歡他們現場的合唱。很妙,我卡在這兩首歌曲中,也暫停繼續看中國好歌曲第三季,總覺得這兩首歌曲對我的意義深遠,我也很享受停留在這兩首歌,二個月過去了,沒想到我在今晚意外地跟《月光》連結上,覺得可以好好地來記錄這首歌與自己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