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定義自己真正的樣貌

最近剛上完一系列讓學生認識自我的課程,學生們透過一些回饋活動、周哈里窗的學習單整理自己的「開放我」、「盲目我」、「隱私我」、「未知我」,看見別人對自己的觀察,也統整對自我的觀點。但看著學生低著頭整理學習單,「然後呢?」的想法浮上我心頭,他們看到了不同的人給自己的回饋,然後呢?最重要的是什麼?

從小,我們從父母、兄弟姐妹、親朋好友、老師、同學……的互動、回應中,累積他們對自己的看法,慢慢地形成一些自我概念,在自己還沒有辦法很清楚地回答「我是誰?」這個問題前,透過別人的觀點來理解一部分的自己是很常見的方式。但有些時候,我看到一些孩子因為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活在別人的眼光中、被別人的負面評價影響而變得不快樂;也有些孩子因為不被喜歡、被排擠、被霸凌,在負面經驗中累積了很多對自己負面感受,覺得自己很糟糕、很壞、很不受歡迎……。

這些將別人對自己的負面評價照單全收的孩子,可能會有以下兩種狀況發生:

一、   變得憤世嫉俗、暴怒,對造成他困境的人展開反擊、對抗,甚至會有傷害他人的念頭或舉動,他們會說:「對,你說我壞,那我就壞給你看!

二、  變得鬱鬱寡歡、退縮,否定自己的價值感及存在感,對現況、未來感到悲觀,想放棄一切,愈來愈不跟別人互動,可能逐漸有憂鬱症、懼學、自傷意念或行為,他們會說:「沒救了,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了,我死了算了……」

我想著,這些還在摸索自我的孩子,在腳步還沒有踏穩之前,如果就被狠狠地踹了幾腳,他們要用怎樣的態度繼續在人生的旅途中走下去?我可以用怎樣的方式提醒他們,誰的觀點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我這樣想之後,腦中突然連結到之前S跟我分享的短片:「你如何定義你自己?」麗茲(Lizzie Velasquez)TED的演講。



我非常喜歡Lizzie的這段演講,跟學生分享Lizzie的觀點,也回答我在上完自我認識課程時,心中所浮現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什麼?

Lizzie出生時罹患罕見疾病,她沒有辦法正常生長,有一隻眼睛看不見,但她在有著非常飽滿的愛的家庭長大,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一樣,直到她開始上學,同學用異樣眼光看她、把她當成是怪物,一切開始變調,她遭遇到非常嚴重的霸凌。在她高中時,她看到網路上一段放著她影像的影片,標題是「世界上最醜的女人」,在當時,已累積四百多萬人的點閱率,底下的留言是:「拜託,你給這世界施點小惠,舉槍自盡吧!」……這段「世界上最醜的女人」影片,我有學生表示有看過,網路的無遠弗屆及殺傷力真的很驚人及恐怖。

Lizzie在看到網路上一連串的留言攻擊,曾痛哭崩潰、也想過反擊報復,但最後在她腦中浮現的,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是什麼定義了你?你是誰?是你的出生地嗎?是你的背景嗎?是你的朋友嗎?到底是什麼定義了人?

「是什麼定義了我自己?

Lizzie告訴我們的是,「我的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上,我才是能決定讓什麼定義我自己的人」、「我的生命在我手中,我可以選擇讓生命很好或是很糟,我可以很感恩,睜亮眼睛明白我擁有的很多,而且讓美好的事來定義我。」於是,Lizzie選擇讓自己的目標、成功、修養來定義自己,她為了讓自己更好所做的努力非常激勵人心。

所以,我讓學生們在整理完自己的周哈里窗之後,試著回答這個問題:「我如何定義我自己?

我同時想著,那些將別人對自己的負面評價照單全收的孩子,除了變得憤世嫉俗、對抗,或是變得鬱鬱寡歡、退縮之外,是否會有第三種可能性發生?--我可以重新選擇並決定,我可以自己定義我是怎樣的人!

最近和一位被視為霸凌別人的孩子晤談。很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在別人眼中憤世嫉俗、對抗權威、霸凌別人的孩子,在一開始的時候,也是將別人對自己的負面評價照單全收的孩子,在他們也覺得自己「很壞」後,乾脆「就壞給你看」了。但他們心底深處,其實有不容易被發現的委屈及恐懼,他們需要被理解、而不是被懲罰。

於是,我在跟這位孩子晤談時,先是理解她在這段時間的委屈及難過,同理當她選擇對抗時所會面臨到的困境及潛藏於其中的焦慮,再試著將她過去曾經美好、想念的狀態呼喚回來。

「在妳和導師的關係還沒有惡化之前,聽起來導師認為妳是個體貼、直爽、能幫忙化解紛爭的小幫手,妳們之前有過好長一段時間的互動是很好的;但最近這一個月,好像一切都變調了,導師對妳的觀點變成陽奉陰違、霸凌同學、讓她失望透頂的人,妳也覺得導師一直在找妳麻煩,不停地處罰妳、責罵妳……」這是我在前一次晤談時,孩子告訴我的現況。我放慢速度,繼續跟她說:「其實,妳也很難過,為什麼跟導師的關係會變成這樣?妳想不透,妳覺得,是有人在妳背後說妳壞話,妳對他們非常生氣……。同時,妳跟自己說,既然妳說我壞,我就壞給妳看好了。」

我跟她說,將別人對自己的負面評價照單全收的人,會有兩種可能性,可能變得憤世嫉俗、對抗、覺得自己很壞;也可能變得退縮、憂鬱、覺得自己很糟。這孩子很有趣,她說,「我不可能變成第二種人,那會得憂鬱症、自殺吧!

我笑著問她:「所以,妳比較像是第一種人囉?

孩子笑了,但可以感覺到她似乎用另一種方式在理解自己的處境及自己所呈現的狀態。

「妳的個性,感覺上不畏戰、很敢衝、很直、也很真,因為妳不虛假,妳也不會掩飾自己的情緒,所以當妳感受到被誤解後,妳很生氣,所以妳就跟導師、妳認為是爪扒子的同學都槓上了,我猜,妳可能也很容易被當成是帶頭的人……」

「對耶,老師妳怎麼知道,我國小的時候,都被認為是帶頭的,老師常罵我,常把我叫去學務處罰站,他們也都覺得我很壞,我就一直跟他們作對……。」

原來這孩子以前就很容易陷入類似的困境,會很容易給自己貼上「我很壞」的標籤,然後一再地重覆困境……。

「妳的同學會怎麼看妳呢?」我也很想瞭解孩子和師長對抗之後,她的人際關係有什麼變化。

「同學就很佩服我可以跟老師槓上啊,他們不敢講的我都敢講。」孩子在講的時候有些許的得意。

「嗯,所以妳也蠻喜歡可以被讚許的感覺……,但當妳繼續跟老師槓上,久了之後,當妳要大家跟妳一起對抗,同學們的反應呢?

「后……,他們就縮了。」

我看見孩子眼底的落寞,繼續說:「妳心裡會很嘔后?明明是大家一起罵,但到後來很多人都退縮了,只剩下妳還在對抗,妳就更被認為是帶頭的,處罰也都是處罰妳,大家也都認為妳很壞……,妳心裡也很苦吧?

孩子之前的得意,似乎也漸漸消退。於是,我將談話焦點聚焦在這次的師生關係。

「以妳這次的狀況來說,在妳和導師的關係還沒有惡化之前,導師認為妳是個體貼、直爽、能幫忙化解紛爭的小幫手,妳們之前有過好長一段時間的互動是很好的;但最近這一個月,突然跟導師的關係變得很糟,妳也被認為是帶頭的……」我緩緩地說:「對妳來說,妳內心深處,其實最在意的是什麼……?

雖然孩子被視為是霸凌者,但孩子在”霸凌”同學之前,她在經驗的,是這孩子生命中,曾經發生過、閃亮及獨特的一段經驗;她真正在意的,是和導師的關係,她之所以會去”霸凌”同學,是她要表達對破壞關係的同學的不滿。

孩子沉默了一段時間,沒有說話,但感覺得出來有些東西在心裡發酵了……。我慢慢地說:「妳真正在意的,是和妳導師的關係吧……?!

我等著,然後,孩子緩緩地點了頭。有個很重要的東西,"'噹"地在我心中響起,我感覺到那是重要關鍵。

我接著說:「如果照妳這樣講,之前妳的導師認為妳是體貼、直爽、能幫忙化解紛爭的小幫手,妳們之前有過很長一段時間很好的互動,在過去,可能很少人會這樣定義妳,”體貼、直爽、能幫忙化解紛爭的小幫手”……」

我放慢速度,讓孩子有時間消化我正在講的話,「所以,妳的導師是用這麼正向的角度在定義妳,在妳的生命經驗中,這是非常珍貴的……,我想,妳之前應該也很能感受到導師對妳的用心……。」

在孩子專心聆聽的眼神中,我說:「妳可以重新選擇如何定義妳自己……」我的手指頭比出食指和無名指(中指是憂鬱的狀態):「是要當個繼續對抗導師、被認為一直是帶頭的壞學生(食指)……;還是回到過去,妳很喜歡的、妳的導師定義妳的……”體貼、直爽、能幫忙化解紛爭的小幫手”(無名指)……?

孩子沉默了一段時間,感覺得出來她在如何定義自己這件事,心中有些掙扎,我猜,她跟導師的關係已經崩壞到這種程度,她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要再怎麼把第三種定義給找回來。

「還好,妳不可能變成第二種、會得憂鬱症的人,不然,我就要比中指了。」在孩子沉默的片刻,我開了個小玩笑。

孩子笑了,我們都笑了。

「其實,沒關係耶,不管妳決定要成為那一種人,我都會幫妳」我很篤定地說。

孩子的眼神頓時閃亮起來,問:「真的嗎?不管怎樣妳都會幫我?如果我選擇第一種妳也會幫我?

「對啊,ㄚ不然哩!不過,妳確定妳要選第一種嗎?

「我選擇第一種妳會怎麼幫我?

「我自然會有辦法,不過,妳確定妳要選第一種嗎?」讓孩子自己選擇,我相信孩子會有她的智慧,我只需要等待。

孩子沉默了,也因為下課了,所以我跟她說:「不然,妳考慮一下好了,畢竟這是很重要的決定,會決定妳接下來的國中生活要怎麼過,下次碰面,妳再告訴我,妳決定如何定義妳自己。」

「好。」孩子很開心地離開了,這是我們的第二次晤談。我相信,當孩子可以找到自己也喜歡的自我定義時,她會為自己開拓出不一樣的路。

即使是被視為霸凌者的孩子,在”霸凌”別人之前,可能曾經是受害者,可能曾經擁有過閃亮及獨特的經驗,找出他們真正在意的、理解他們,幫助他們重新用正向的角度看待自己,會是轉變的重要契機。

祝福每個孩子在定義自己的過程中,看見自己真正的樣貌。

2 則留言 :

Lizzie 提到...

給你拍拍手!

看你最近又開始寫部落格了
心情隨著你寫的內容起伏
突然很想找你聊聊天

想念當年隔著衣櫥躺在上下舖聊天的你我

Yishu 提到...

既然被你發現我又開始寫部落格,你真的很厲害。
阿融比較早睡後,我還有體力的情況才有辦法寫一些,覺得該好好記錄一些觸動。
要聊天就來吧,我們的聊天從北到南到部落格,已經很有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