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校園裡的「蝴蝶效應」(五):第一組!

【閱讀之前】

月考完後的第一個禮拜,我在三天的午休時間展開校園裡的「蝴蝶效應」計劃,分別約了三組學生。與三組學生互動的過程像洗三溫暖般,第一組讓我看到希望與行動力、第二組讓我感受到無言的結局、第三組的J則直接給我重重一擊,雖不致於一槍斃命,但說實話,如果不是想鬆動這個班級狀態及讓A可以穩定下來的心念非常堅定,很容易在聽到學生很直白地宣告「我們班都很討厭你,沒有人會想幫你的忙」之後就想打退堂鼓。不過,我還是覺得很冏。

依照我和導師玲討論的原訂計劃,第一個禮拜是我分別邀請三組學生幫忙,爭取學生們的合作及溝通協助目標;第二個禮拜,我會在午休時間同樣時段分別再度邀請三組學生來,瞭解各組執行的情況、困難及討論需要調整的地方;接下來就視情況再做調整。和三組談完後,除了第一組,我沒有把握有機會可以讓第二、三組學生一起幫忙,讓善的蝴蝶效應可以發揮效果,扭轉局勢。當下我似乎只能把希望寄託在第一組,第二個禮拜的計劃要繼續嗎?還是要做調整?和三組學生談完後我一直思考著要怎麼進行接下來的計劃,當然,也不忘和導師玲持續討論她所觀察到班級學生的反應。

很意外地,出現了我意想不到的曙光!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動手做餅乾初體驗

阿融很喜歡扮演廚師的遊戲,但我們實在不想花幾千元錢買兒童廚具,於是在兩年前用紙箱做了一組廚具給她玩,她常玩得不亦樂乎,許多朋友的小孩來我們家,也常玩這組紙箱廚具,用最環保及現成的材料完成紙箱廚具,花少少的錢有大大的樂趣,我們自己也覺得很有意思。



點菜、作菜、當服務生、廚師、模擬各種情境演出不同角色,我覺得可以這樣陪孩子玩遊戲很有趣,加上我自己很少進廚房,腦袋從來沒有出現過要帶她做餅乾的念頭,直到不久前在FB看到Iizzie帶著溪溪做餅乾,讓我很心動,趁著這次Iizzie、土人帶著溪溪來我們家玩,約定好要一起做餅乾。8/16,是阿融第一次做手工餅乾。


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

給阿融的歌

8/10跟一群輔導人員分享團體輔導實務工作後,我給自己很難得的三個小時獨處時間,到文化中心看書,等著晚上到小樹的家繪本咖啡館」參加哈克爸爸的鬼點子新書說唱會。哈克分享了很多自創的歌曲,在吉他的旋律中,每每被歌詞及故事觸動時,總讓我又哭又笑。我很喜歡哈克談到與孩子相處時的點點滴滴,其中有一個練習,是用哈克《綠綠的葉子啊》歌曲吉他的旋律,我們將自行創作的歌詞填進以下空格:

綠綠的葉子啊  藍藍的天空啊
我們家的                  是我                            

怕自己記性不好忘了旋律,於是,在哈克的伴奏、大家各自的獨唱聲中,有了以下這兩段雖不完整但很珍貴、我要送給女兒的給阿融的歌」:

綠綠的葉子啊  藍藍的天空啊
我們家的毛阿融  是義大轉的摩天輪



綠綠的葉子啊  藍藍的天空啊
我們家的毛阿融  是我最好的玩伴啊



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

【歌曲】森山直太朗《櫻花》-奮力地翩翩飛舞

這幾天和阿融講好後,我可以有一個人整理、記錄自己想法的時間,也會有好好地陪她玩的時間。昨天打開自己部落格歌曲的部分,聽到好幾首過去打動我的歌,好深的觸動又不斷地踴上心頭,跟Nicole前天傳給我看她們班同學現況的紀錄感覺很像,就像我跟Nicole說的:

看了好幾個曾經熟悉的老面孔,看著看著,竟然覺得莫名的感動
不知道為什麼,就哭了

Nicole傳來:泰說,果然年紀大了,容易感傷

後來我再去感覺,回應:看到大家後來的狀況,有種突然跟時光接上軌的感覺

聽森山直太朗《櫻花》這首歌、寫校園裡的蝴蝶效應、看以前自己寫的部落格及部落格朋友在留言版給我的鼓勵、這兩天和好友Nai-Ching、學生老歐在FBline聊天時……,也都有種跟時光接上軌的觸動……



這幾天這樣的感覺實在太過濃烈,讓我想記錄此刻的心情。

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校園裡的「蝴蝶效應」(四):不太容易的開始……



【閱讀之前】


月考完後的第一個禮拜,我在47日星期一的午休正式展開計劃,其他兩組學生的會面,是在同一週的另外兩天午休時間,我打算分別跟不同組的學生親自邀請他們幫忙,並說明計劃如何進行。和第一組學生談完後,從他們眼中閃耀的光茫及雀躍的心情,我看到了希望,雖然要改變班級整體氛圍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有了個不錯的開始,接下來,應該也會不錯吧?我心中暗自期許著……

第二組學生有七位,共四個男生、三個女生,我帶著與第一組同學碰面時的期待,在團輔室坐下來之後,開始跟他們說明我邀請他們來的目的。

「我想,你們可能已經有從部分同學那邊聽說老師請你們來的目的,因為A目前的情況有可能會對自己或同學造成傷害,我不希望看見事情繼續惡化下去,或是班上再有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但是,只靠老師的力量是不夠的,我想要邀請你們幫忙……」在跟第一組同學談話時,我發現,當我的態度是邀請學生幫忙、同時相信學生們在班級的正向影響力會遠大於老師時,學生們在被信任及被賦予使命後,會願意也更有自信地展開行動。所以,我也是以邀請他們的態度展開談話。

但是,就跟第一組學生一開始時一樣,學生們一片靜默。第二組當初設定的對象就是「可能是比較沉默,我們還比較不曉得他在想什麼、但或許可以幫忙的學生」,所以,我帶著希望繼續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