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1日 星期五

校園裡的「蝴蝶效應」

最近很煩,不,應該說,我為這件事前前後後所延續的效應困擾了很久,也痛心了很久。

這不是一篇碎碎念文,而是我切身感受到的痛。

上學期,我所任課班級的一位學生A,因為自己人際互動技巧不佳,得罪了很多人,不僅在班級的人際關係非常不好,也開始被同學欺負。在和學生A談過幾次之後,發現他確實容易把身邊的人激怒,但他非常想改善自己與同學們的互動,也很希望同學們可以告訴他要怎麼改,他會改變。

但是,同學們對他非常地厭惡,開始有同學把營養午餐的飲料倒在他的桌上,水果弄爛塞在他的桌屜,把他的桌子、椅子翻倒、惡言相向或不斷地揶揄他…。

面對這些同學們惡意的挑釁及行為,他默默地將桌椅整理好、擦拭乾淨,不說一句話。

後來,我決定要在課堂上透過繪本讓同學們思考這些事件的嚴重性,並期望可以鼓勵更多不講話的同學們可以站出來,制止欺凌A的行為。於是,我放了繪本:「不是我的錯」、「勇氣」、「你很特別」以及「點」給同學們觀看。

其中「不是我的錯」這本繪本,敘述一位被班級孤立的同學,孤零零地站在前面,其他同學輪流站出來發表對於這位同學的觀感,他們說:

「那是下課以後才發生的,不關我的事呦!」
「我沒有看到事情發生的經過,所以不知道他為什麼哭。」
「我雖然看到了,也知道怎麼一回事,但又不是我的錯。」
「我很害怕,卻又幫不上忙,只有眼睜睜地在一旁看…」
「很多人欺負他,我一個人也沒有辦法去阻止,這不能怪我啊!」
「很多人打他,其實,所有人都打了他,雖然我也打了,可是我只有打一下下而已…」
「不是我先打他的,是別人先打的,所以不是我的錯。」
「難道我有錯嗎?我總覺得他有點古怪。」
「這件事一點都不奇怪,他會被欺負,或許要怪他自己。」
……
「雖然我也打了他,但我覺得沒什麼,因為所有的人都打了他,所以不能怪我。」
和我沒關係嗎?
繪本最後放了許多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災難照片。
但讓我最痛苦的是,在觀看繪本的時候,這班學生一路狂笑,並不斷地以戲謔的口吻說:「我們班就是這樣,那個人就是A…」

即使是看到最後的災難照片,看見非洲難民小朋友哭喪的臉孔,他們還是不斷地哈哈大笑…。

「聽到你們的笑聲,讓我很不舒服,我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對於歷史上發生過的災難,嘲笑成這樣。」我對著一群仍笑呵呵的學生如此說。而當下,仍有學生不斷地去挑釁已經坐在最後面的A。

雖然後來放了繪本「勇氣」,期待同學們能多一點道德勇氣來制止不合理及不公不義的事發生;以及繪本「你很特別」、「點」,希望即使是在大家都不認同自己的情況下,至少自己要能欣賞自己。

課程結束後,有四位同學留下來,有的跟我說,他們不是在笑歷史的苦難照片,他們是在笑那位同學;有的跟我解釋為什麼他們這麼討厭A;有的跟我說,他為什麼不死一死算了?他死了我們班都會很高興…

那是我上過很失敗的一堂課,也是讓我覺得非常痛苦的一堂課。

這樣的情況,並沒有太大的改善。

這學期上課的時候,因為要分組換座位,要坐在A座位的同學裝腔作勢的樣子,引來幾乎全班同學哄堂大笑,而當A要去坐在別人的位置時,所有的人開始「喔喔喔…」的吼叫,等到A坐下來了,又引來同學們對被A坐到位置的同學的訕笑…。

那時,難以控制的怒火湧上我的心頭,我很憤怒地說:
「你們的笑聲讓我非常非常地不舒服,非常地厭惡!你們最好祈禱你身邊的親人或好朋友不要有這種遭遇!」

那是我教學生涯中,對學生說過最惡毒的話。

我不知道這班學生怎麼了,我不懂他們之間到底有多深的仇恨,我無法理解為什麼討厭一個人,可以討厭到無視於他願意做任何的轉變,可以討厭到就是要讓他痛苦到極點,討厭到要讓他在這裡待不下去,討厭到要他去死這樣的話也可以輕易說出口,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讓這樣言語及行為發生!

一而再、再而三…

反正,不是我的錯!因為大家都這樣做!

我不知道要怎麼教他們,一種厭惡的感覺無法抹去,我對這班學生變得更沒有耐心,更容易動怒,甚至在上個禮拜,讓我跟這班學生又起了衝突…。

事後,我和同事談,一位同事提醒我,為什麼這樣的事會讓我動怒,他們觸碰到我什麼?
這是一個好問題,讓我開始靜下心來思考這些事讓我動怒的緣由。

也有其他同事鼓勵我,說很多任課老師都覺得這班很難教。他說,學生資質不好,成績不好都沒有關係,我們願意教,但是心腸壞的人,很難教!

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及腳步,衝突發生當天我去找了跟我對衝的學生們談,表達我不想讓班級繼續這樣的對抗氛圍,影響到其他想上課同學的權益。

沒太大的效果,我知道,因為,他們覺得那是我的錯,別人的錯,不是他們的錯。

前幾天,A在同學的挑釁之下,情緒失控,掏出小刀,說要殺了那些要欺負他的人,要殺了自己…。
一隻蝴蝶在北非拍動翅膀,可能在地球另一端掀起颱風。
校園裡發生的「蝴蝶效應」,渺小不起眼的事件不斷地累積,終有一天可能會演變成無法收拾的後果。

我們仍努力讓蝴蝶翅膀拍動引起的風,不會掀起颱風。

但是,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怎樣可以讓校園裡的「蝴蝶效應」,不會再擴大?


延伸閱讀:
楊博士天地 _ 教孩子做一個正義、良善的人
教孩子做一個和平的人,很容易。
只要沉默、不與人爭,便可以做到。
教孩子做一個正義、良善的人,比較難。
那需要很大的勇氣,孩子跟媽媽都需要。
而,這勇氣是我們目前這社會最需要的。


* 本篇文章所引用的照片若有不妥,敬請告知,將立即取下,謝謝!


後續發展:
校園裡的「蝴蝶效應」(二):計劃的發想


25 則留言 :

匿名 提到...

luan說~~
真的是可憐的小孩喔~~我是說你是這個可憐小孩啦!!!~~你應該一邊寫一邊很無力很難過吧!!
我最近每天上課幾乎有一二節也都在對學學生發脾氣~~
往往他們都會說"都是別人教我的"~~這是我最常聽到他們說的一句話~~~把責任推給別人~~真是推的一乾二淨的說法~~
捫心自問~~我真的要每天過這樣的生活嗎??

更好的方法喔~~就是讓A"改變環境"也是一個可以嘗試看看效果如何的方法之一吧~~我想!!!

yishu 提到...

to luan:
這幾天私底下嘗試找幾位態度比較好,可能會轉變態度的學生來請他們幫忙,看看有沒有辦法在A回來後有轉變的契機.
"都是別人教我的" 不曉得為什麼現在的小孩會變成這樣,敢做不敢當,不然就是把把責任推推得一乾二淨,"負責"兩個字變得好遙遠.
我也想過讓A"改變環境",但回過頭想,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教迫害者正視並修正自己的態度,改善這個環境,教他們去尊重別人,而是讓受害者轉換環境,順了他們的心意?
我還在思考怎麼做,希望來得及.
你也多保重,我發現和同事們聊蠻好了,至少不會覺得孤立無援,不會一直懷疑是自己那裡出了錯,可以一起討論解決的方法.
謝謝你!

Lizzie 提到...

看到這篇文章時,彷彿感受到你的無力,想必你一定很不好過,但是,當我看到有同事提醒你:

為什麼這樣的事會讓你動怒,他們觸碰到你什麼?

我的嘴角不自覺往上揚了,是的,這不就是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學習的課題嗎?

如果我是你,我想我也會生氣、也會不舒服吧!雖然有時候我還是會對自己無法認同的事情或人生氣,但我現在慢慢會開始想,當我生氣的時候,到底改變了什麼呢?是對方會因為我的生氣而有所改變嗎?還是只是躲過一場暴風雨就算了?感受到最不舒服的人,應該還是自己吧!

我沒有受過專業訓練,而且我想「安慰」對於你也只是一時的,但是我有一個小小的想法:如果,如果在你處理這類事情時,偶爾把「老師」的頭銜拿掉,結果會不會不一樣呢?如果來玩一場扮演遊戲,讓學生輪流扮演A,其他同學則扮演現實中的自己,他們有沒有辦法稍微感受到A的感覺呢?

當然,這只是個小小建議,如果不適合,就別試吧,免得引起其他蝴蝶效應,嘿嘿!寫這些的目的,無非是想讓你放鬆心情,我想你一定會想出更好的招數的!加油!

匿名 提到...

luan說
其實你說的方法是符合社會正義價值的原則~~但卻也是一個長期目標~~未必能夠馬上立竿見影~~因此眼前要暫時解決這個危機的方法是去打破他們系統內的循環模式~~不論是A改變也罷或是其他人改變都好~~将牽動的是漣漪效應~~因此方法的"有效"與否似乎都要去試看看~~在安全原則下去再去嘗試看看~~
哈哈哈~~我想到每個人的核心價值會牽動我們生氣的情緒~~像我就很受不了別人的鄙視和輕蔑~~所以上課講話或吵鬧~~一再講不聽~~就會生氣~而你是正義使者的化身~~難怪當他們的行為與我們的核心價值相衝突時~~就是產生衝突啦~~我亂猜的啦

helenna 提到...

連鎖效應之下
惡會變成理所當然的大惡
善也會變成理所當然的大善
誰有能力帶頭 誰是關鍵者
將決定惡或是善的風氣


如果A願意改變讓他人反感
你或許可以幫他找答案 找解答

老師 加油

小胖 提到...

唉...
看完您這篇讓我覺得心情蠻沉重的,
現在的小朋友實在讓教育工作者蠻頭痛的。
加油啊!!

yishu 提到...

To Lizzie:

你真的是我很棒的朋友!

我同事問我的問題,一開始我沒有辦法回答,但當我在描述挑釁同學的行為時,我模仿那個同學甩頭的動作,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 大學時蔡同學也做過類似的動作。剎那間我明白這確實也是我必須學習的課題,我必須去正視我當時沒有處理的憤怒,我也瞭解我必須把自己的未竟事務與目前的困境做更清楚的切割,所以我立刻去找和我衝突最嚴重的同學談,當下的僵局並沒有辦法化解,但我很清楚地告訴他及自己,我不想再讓衝突影響班級的氣氛。我知道當我憤怒時,同學們只會看見我的憤怒,大多數的時候是無法理解我試圖告訴他們的是什麼。我必須換個他們可以理解的方式,並告訴自己不要再被激怒。

你提的扮演遊戲,暫時還沒有辦法實行,因為當近2/3的同學是這種態度時,他們只會覺得好玩,而且可能會玩得更快樂。我現在是先採取各個擊破的方式,先私底下找當初看完繪本留下來找我談的其中兩個,其中一個就是最後引爆A情緒的同學,讓他們瞭解情況並透過他們影響同學。我呢,就努力讓課程上得更有趣,結果這個禮拜有差不多1/2的人跟我的回應變好了,其他的人則仍是臭臉給我看,但我不管,因為我不想再被激怒。

繼續努力中,這是長期抗戰啊!謝謝你,我想我在寫出來及回應你問題的時候,就釋放了不少壓力,你在讓我拍動善的「蝴蝶效應」是吧!^^

yishu 提到...

To luan:
luan不愧是luan,一開口就是命中紅心,雖然你也很忙,但應該多抓著你跟你請教才是。(就像在大海中漂浮要死命抓住浮木一樣^^)
我現在就是在自己能力所及,把可能有效的方法都盡量拿來試,我想,我自己先改變了,才有機會改善我和他們的關係,才有辦法再做些什麼。

你猜得沒錯,他們會把我激怒,確實是觸碰到我對人最基本核心價值的認知,因為我沒有辦法接受貶低別人來讓自己快樂的行為,尤其是變成集體的行動時;我也沒有辦法忍受有人對身邊的苦難用嘲諷譏笑的方式對待,那挑戰到我對人性良善的觀點;我也沒有辦法以更有效的方式去面對周圍的挑釁,因為那與我期待的人與人互動模式相衝突。是因為我沒有辦法忍受,所以我生氣。

哈,我不是正義使者的化身,我只是看不慣這樣的行為,所以無法忍受。我現在開始做自我治療,我先將我的問題及感覺「個人化」,再用「認知」來調整我自己,你就偶爾用「焦點」來解決我好了!^^

謝謝你!

yishu 提到...

To helenna:
這個班比較困難的是,有能力帶頭的人就是會跟我衝突的人,而且都是之前的幹部,他們也會欺負A,或是與老師們對衝。因為有近2/3的人是這樣的態度,其他可能比較不會欺負或與老師對衝的同學是沉默的,所以之前才會讓我感到棘手。A的問題也很難處理,因為牽涉到能力及性格的問題,因為我之前也處理到觸礁了,所以變得更複雜。

或許我該尋找其他的關鍵者。

你的留言讓我想到,「蝴蝶效應」原來也可以是善的,若把焦點一直放在處理惡的部分,可能在我沒有把我自己處理好之前就先陣亡了。不如引起善的「蝴蝶效應」,那也是我比較期待的方式。

好,繼續努力,謝謝你的提醒。

yishu 提到...

To 小胖:
現在的學生比以前難教,是很多老師共同的感覺。我覺得社會環境有很大的改變,他們會學習公眾人物所使用的語言,並將這些行為視為理所當然。
以前我所感受到人性的善良與正直,我所認知到做人最基本的核心價值,正慢慢地流逝。
不過,我們還沒有放棄。
謝謝你,希望大家一起加油。

小瓢蟲 提到...

這時期的孩子建立了所謂的群黨
他們會對不同於他們的人排擠
甚至是出現了更嚴重的行為

當然我相信孩子的本質應都是良善的
只是礙於比較強的勢力下
他們的行為會脫序

他們的世界就像小型的社會

也許
可以個個擊破
對於這樣的事件
需要更強大的"公權利"來約束才行
(就像妳提到的良善的那一面
不過良善的人通常比較不敢違抗環境
要不,試著跟家長談看看

ps.這樣來說是不是好像在對付黑社會?
要潛移默化就要從教育做起
帶他們參加公益
或是瞭解更多這位孩子的情形

yishu 提到...

To 小瓢蟲:

確實,他們的世界就像小型的社會,也因此我很不希望他們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對待身邊的人。

以前我非常不喜歡動用校規,因為我覺得當事人不痛不癢時,懲罰也不見得有嚇阻作用。但就像你講的,確實需要更強大的"公權利"來約束才行,所以我將此事件呈報上去,希望學校能有更積極的介入。此外,我也和導師以及許多同事們密集討論,當道德勸說無效時,我開始覺得以校規處理是必要的,讓家長瞭解並約束自己小孩也是必要的。

我的部分則是後續的個諮,以及班級同學的個個擊破。

幾年教書下來很感慨,有時想想家庭、學校、社會教育真的缺一不可,單靠某一方面的努力是不夠的。

不過在部落格裡看見許多格友對自己小孩的付出及關愛,感覺真好,那是我很希望在其他家長身上也可以看見的。

謝謝你的分享及提醒^^

olivia 提到...

知道你是老師,但是高中還是國中?

看你文中說的學生態度像是高中生,但會不會是現在的學生早熟?

覺得,A 學生的心理最重要,若是我,我會從他開始。
改變需要一段時間,他要"自己找出"對的"與同學們互動"方式,才真能轉變他自己。但這段時間需要有人支持、協助他。

想起很久以前曾在國中福利社待過,與學生相處非常愉快,因為我會為不公平發聲,但我握有賣不賣他東西的權利。開始當時的B段班(當時有分班制)確實對我很不爽,但日子久了,他們反倒聽起我的話了。我覺得這是因為他們也想走善的路,可是想被同學認同及崇拜的心也強,真難啊~
但那是20多年前,當時的訓導處是很兇的,記得前年吧!聽到一位當時的訓導老師說,現在的學生他不敢亂惹。
加油吧~你自己的心情也很重要。

有句來自我要找尋教仔妞的書說"要找對戰場"來與他們起衝突。關係好對你要做的任何事都好。

↑建議而已啊~別讓自己煩啊~

olivia 提到...

忘了說,好喜歡第一張照片。

還有,總統大選的結果讓我好興奮。

yishu 提到...

To 不漲olivia:

我以前在高職教了很多年,現在則在國中誤人子弟…,嗯,不,是將教育往下紮根。

A 學生最大的困難是他有自身的狀況,此外,他也很容易讓別人對他失去耐性,所以以前的同學們不是排擠他,就是與他保持距離。不過你說的很有道理,我會重新針對他的狀況調整協助的方式。還好已經開始有一個同學願意來協助他了,開始有一點轉機。這真的需要一段時間。

你以前也是老師嗎?呵,看來不漲年輕的時候也是地方角頭喔!我們特質上似乎有某種相似性。不過,我在學生時代最看不慣有人被欺負或被瞧不起,所以我比較會親近B段班同學,或是被排擠的同學。記得班上曾有一位同學長水痘,另一個同學發高燒之後引發腦膜炎影響到智力,同學們都躲得遠遠的,但我偏要去跟他們交朋友,很怪的個性吧!現在也是較會注意需要救火的人。

我的心情在和同事談過,以及寫完這一篇和回應之後,慢慢整理出一個頭緒。這個禮拜上課我已經”能歌善舞”了(這是誇飾法…),下次上課應該會更好。

“要找對戰場”講得真好,跟他們修復關係是我要努力的事。謝謝不漲所提供的教育指導方針。

第一張照片我也很喜歡,不過是網路上找的,很有味道耶!

昨天寫這篇文章時,其實也包含了我對於未來的焦慮及不確定性,我深刻地感覺到學生在這幾年態度上的轉變,所以我真的也很期待選出來的總統是可以成為典範的人。

昨天我很焦慮時,小毛拿了一盆蘭花走過來,他說:「第二朵花快開了,蘭花是花中君子。」今天,兩朵蘭花盛開。他說:「蘭花,藍花。我們家是蝴蝶蘭,代表幸福逐漸到來。」到晚上開出第三朵,這是小毛特別拍下來給你看的蘭花照片喔!

今天,太興奮了!

不過,總筒沒選上,內閣即將改組,不漲,哩是未叨位去啊?

匿名 提到...

luan說~~
其實說到用"焦點"解決~~我也希望我可以解決自己的問題啊~~因為我也有我自己要解決的問題啊~哈哈哈~~總而言之~~大家相互交流意見~~總能激盪出不同的想法囉~~
很高興聽到你這個星期已經做了一些調整和產生一些不同的好的變化~~要繼續加油下去~~我們國家就是需要像你這樣有熱忱的人喔~~哈哈哈~~其實最近我身體欠佳~~連帶許多事情都提不起勁~~無法全心參與其中~~只求與他們和平相處就阿彌陀佛了~~~

olivia 提到...

我不是老師啦~那段時間是我迴轉正途的等待期啦~
先與你分享一篇回憶當時的文↓
http://blog.roodo.com/olivia87/archives/1531216.html

謝謝你和小毛,之前就看了,就是沒時間說話...

p.s.最進看新聞看到"長壽"不漲,讓我太愉快了,其實不漲最想退休啦~~~~

yishu 提到...

to luan:
就像你說的,我們最近的磁場相近,思考的問題也類似.
嘿嘿,我在你那邊"樂樂等"的留言終於成功了.有機會我們再出來,讓小毛跟你聊一聊,或許你會在他的疲勞轟炸,喔,不,是腦力激盪中,激盪出一些想法.

to olivia:
我去看了你的分享文了,果真是有魄力的大姐大,大小通吃,任何人遇到你都沒輒了,佩服!
不用謝謝我們,我和小毛都很喜歡你呢!
"長壽"不漲嗎?他應該已經失寵了.嘿,不漲不要退休啦,我還想追隨您哩!...雖然我也很想退休~~~~^^

Ben 提到...

面對這類的學生,好像常常只要一動怒了,就是老師輸了,真的需要很強韌的耐心。也許這樣的學生需要一場另類的震撼教育,才能喚醒最初未遭污染的心吧!盡力就好!加油!

yishu 提到...

to Ben:
我覺得同事的提醒很好:”為什麼這樣的事會讓我動怒,他們觸碰到我什麼?”
知道原因之後,我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今天去監考這一班時,竟然已經可以看著他們笑了,接下來看著他們的同時腦袋開始運轉,想了一些策略出來,和導師打算下週來試試看.
我今天開始覺得,他們需要教育,我們可以繼續試試看.
謝謝你的打氣喔!^^

匿名 提到...

luan說~~
好啊~~哪天米們有空~再帶你和小毛去吃那家好吃的羊肉大補湯喔~~~還有客滿的義大利麵啊~~好好向小毛請益一下喔~~我會做好疲勞轟炸的心理準備啦~~
今天我們分別中槍~倒楣喔!!也謝謝你的支持!!~真要去拜拜了~~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yishu 提到...

to luan:
頻頻中槍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又覺得放炮的話會讓別人也很慘,讓我快練就金鋼不壞之身,改天就可以去演金鋼了!
還好,看來你應該可以全身而退了.
好啦,不管要拜拜還是大吃一頓都好,希望大吃一頓後會變好.

匿名 提到...

luan說
真佩服你這位金剛小姐~~可以刀槍不入啦~~
能否全身而退我不知道~~但至少降溫消毒了一下~~繼續觀察囉~~
何時去吃吃??安排個時間吧~~~

D 提到...

第一次來。拜讀幾篇關於校園教育文章,內心頗受感動。
這些也是我所關心,拜託多寫些吧。

Yishu 提到...

to D:
當初後續發展沒寫完
真的對關心這個事件的朋友很抱歉
不過沒想到過了一年
最近仍陸續有朋友留言關心後續發展

我有到您的部落格拜訪
似乎您女兒的班級也遇到了類似的狀況
其實覺得蠻難過的
校園霸凌似乎無所不在
我想
這個事件的處理經驗
或許真的可以好好的記錄下來
給一些教育夥伴們參考

謝謝您讓我有繼續寫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