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走入歷史與藝術的殿堂-《藍》

971208

《藍》由一個古老的詛咒揭開序幕,一開始並不是很容易閱讀,反覆看了好幾次才能漸漸融入故事場景。接著敘述阿姆斯特丹發生了兩件駭人聽聞的血腥命案,詭異的是,命案現場都有一幅風格像是出自大畫家林布蘭手法的藍色油畫。兇手為何以如此殘暴的方式殺人?與藍色油畫有關嗎?年輕畫家蘇霍夫的好友變成殺人兇手,讓他感到錯愕不已。因目睹藍色油畫出現在兩件命案現場的詭譎巧合,以及曾經向林布蘭學畫的背景,蘇霍夫決定追查好友殺人的真相,卻也莫名其妙地捲入一連串被追殺及陷害的危險之中。隨著情節的推演,讓我愈發地想知道殺人手法的真相,是個很能吸引人繼續閱讀的小說。

《藍》讓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在於故事背景的設計。以前很少會去思考作者如何創作這個問題,但我對於作者約格‧凱斯納的創作動機,他嘗試在故事中解答的疑惑,以及如何完成小說的架構很感興趣。為何林布蘭晚年會大量創作自畫像?林布蘭的畫作為何少有「藍」色?若對林布蘭的繪畫產生這樣的疑惑時,在試著解答這些問題的同時,就必須大量地搜集林布蘭及時代背景資料,因著當時的狀況,揣測其心理狀態及行為模式,並輔以想像力提出可能的解答。約格‧凱斯納從歷史事件及人物取材,挑出令人存疑的元素,據此循線發展出故事主軸。我聯想到曾經閱讀過的幾本有歷史元素的小說,當作者對於某個歷史人物、事件感興趣,或是感到疑惑時,他如何透過作品拋出他的問題?作者不見得意圖在作品中提出解答,卻留給讀者無限的想像空間。

看完《藍》之後,我上網找了許多關於以荷蘭知名畫家林布蘭的畫作及生平介紹,愈發覺得有趣,林布蘭的畫作所用的藍色顏料還真是少,我還蠻期待真的可以看到像書本中所描述的藍色畫作呢!我開始覺得有歷史背景的小說是很迷人的,在閱讀時,若對所陳述的歷史有概念,則容易因既視感而產生共鳴;若對該歷史不熟悉,雖然偶有難以咀嚼的困頓,但也可能引發對歷史人物、事件的興趣,而增進自己對某些事件的認識。。如果一本書能引發讀者拓展某個領域或知識的興趣,或是尋求另一本書、另一幅畫…,我覺得這樣的作品就很有意思。

故事中提及蘇霍夫目睹好友被處死的慘狀,以及林布蘭因喪子傷痛所衍生行為,是故事能夠推演很重要的因素,蘇霍夫燃起追查真相的執著,林布蘭則不斷地創作。受創傷者不見得能發現自己以何種方式在面對傷痛,他們的創傷經驗可能被漠視,或是以不被理解的行為呈現,因而造成更大的傷害及影響。有些人被創傷淹沒,有些人則從創傷中昇華並復原,找到動力以及出口。可以確信的是,每個人終其一生可能都會面臨到無法抹滅的傷痛,而那刻骨銘心的創傷必須被瞭解及處理,端看我們如何面對。我覺得,「藍」的顏色,亦是創傷與復原的顏色。

《藍》故事背景設定及情節佈局頗有創意,在懸疑的氛圍中帶領讀者進入歷史與藝術的殿堂,讓我亦想走訪荷蘭,一睹大師林布蘭的故居,是一本蠻有意思的小說。

 

閱讀資訊:

  • 作者:約格.凱斯納
  • 原文作者:Jorg Kastner
  • 譯者:朱劉華
  • 出版社:天培
  • 出版日期:2008年12月01日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7759887

    林布蘭生平及畫作介紹

    林布蘭博物館

    林布蘭故居

  • 5 則留言 :

    olivia 提到...

    很不喜歡歷史。

    但我想,我不喜歡的是背誦,如果以讀故事的方式看歷史,還蠻感動的。

    想了想,我還喜歡以歷史連時事,"每個人終其一生可能都會面臨到無法抹滅的傷痛而那刻骨銘心的創傷必須被瞭解及處理,端看我們如何面對。",所以是不是無法抹滅,就看怎麼放。

    helenna 提到...

    跟olivia相反
    我超愛歷史的:p

    畫畫我就沒轍了

    小胖 提到...

    嘻嘻~~
    我也是喜歡歷史,當初要不是家人反對,我就去念歷史系了~~

    ㄚ晟 提到...

    在地ㄚ晟這次有幸入圍『藍眼關注』,感謝各位長期以來的支持。既然入圍便需要您的選票來肯定。請您不吝的投下這一票,幫ㄚ晟爭取更高的榮譽與分享的動力,謝謝您。
    http://notebook-it.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06.html

    Yishu 提到...

    to 不漲:
    我以前也很不喜歡歷史,覺得背那麼多也沒什麼用途.不過最近看了一些與歷史有關的書之後,開始覺得歷史真是有趣,從歷史中可以抽出來的元素及故事真的是太多了,而我們也在歷史中學習及改變,開始覺得歷史很迷人.
    我也喜歡以歷史連時事,看書之後慢慢地會從書中作一些聯想與沉澱,有時候寫的心得純粹是對書中的某些點有感而發,真高興自己的碎碎念,能有你的共鳴.^^
    真心覺得,認識不漲真好!

    to helenna:
    嘿,青菜蘿蔔又有所好
    我現在是既愛歷史又愛藝術
    不過都沒什麼慧根及細胞就是^^

    to 小胖:
    沒想到你也喜歡歷史,我當初想到要背書就一個頭兩個大,為了不要背書而去念自然組,哎...,此一時彼一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