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外國人眼中的中國─《龍骨》

14.8x21

一直都是閱讀翻譯小說,看的是其他國家的歷史,很少有機會閱讀與中國史地有關的書籍,《龍骨》最讓我最感興趣的,莫過於從外國人的角度來看中國歷史,並以中國為場景所寫下的懸疑小說,會有怎樣的光景?

雖然曾經讀過中國史地,但我確信我已經完全還給國中老師。作者馮麗莎(Lisa See)在《龍骨》中所下的功夫讓我相當佩服,舉凡長江三峽的建造所延伸的政治、移民、生態、文物古蹟保存、考古研究…等影響,到巧妙地結合大禹治水的古老傳說,讓故事增添不少可看性。在歷史的架構下,《龍骨》以一具在長江飄浮毀損的屍體展開故事,女督察劉胡蘭銜命負責到三峽調查這位美籍考古學家布萊恩的死因,劉胡蘭的丈夫大衛是位美籍律師,受中國政府委託尋找三峽518號遺址失踪文物,兩人因喪女之痛而漸行漸遠,卻在長官的要求下不得不一同前往三峽進行調查。

但是,就在他們抵達長江三峽的第二天,遭懷疑走私古文物至香港拍賣的英國女子莉莉,被以類似中國古代「五刑」的手法謀殺,詭異的是,莉莉與布萊恩額上均被烙了「川」字……。一連串的謀殺事件,似乎都與大禹治水傳說、象徵權力的古物「如意」失蹤、以及劉胡蘭一直執著調查的密教「全愛會」有關。真相到底為何?兇手到底是誰?劉胡蘭和大衛能順利破案,並且修復關係嗎?

閱讀的過程是新鮮的,雖然是懸疑推理小說,謀殺手法頗為驚悚,卻不會讓我感到寒毛直豎,反而因為故事的節奏明快,讓我一頭栽進中國政治官僚體系專制的氛圍與長江三峽大壩建設所引發的問題,感到煞是有趣。劉胡蘭和大衛兩人的關係及失去愛女的創傷所發展出來的支線,讓冰冷的殺人事件、史地傳說、遺趾考古、專制政治多了點人性的溫度,對他們兩人來說,長江三峽追查真相之行,也是破冰之旅。劉胡蘭一直走不出喪女之痛,不自覺地自責及愧疚,讓她盲目地投入追查、圍剿「全愛會」行動。「全愛會」首領「小大」,擅於利用人性的弱點攻擊其最脆弱的部分,讓我聯想到許多以看似冠冕堂皇的言論煽動人心的事件。但是,「小大」火力全開攻擊劉胡蘭喪女的傷痕,反而讓劉胡蘭看清事實的真相-當時他們已竭盡全力救治女兒,沒有什麼「如果當初…,就不會…」的問題,放下對自己的苛責,才能修補傷痛。

若以懸疑推理小說的角度來看,不得不對作者馮麗莎以受害者日記本揭曉謎底的手法感到惋惜,更何況該日記本在兇殺現場發現,應屬重要證物,但身為督察的劉胡蘭卻未將日記本妥善保存並閱讀,反而是當場交付給大衛;律師大衛亦未把日記本當作重要證物,最後才無意中發現當時隨手放在公事包的日記本,看完後恍然大悟,這與一般所認知的辦案手法有相當程度的落差。如果謎底能透過更撲朔迷離的手法揭曉,或是多一點的巧妙安排,可能會讓故事的結構更有說服力。

儘管覺得故事解謎手法有點可惜,但《龍骨》的人物關係、殺人手法很有意思,輔以中國歷史、長江三峽的場景及考據,都讓故事豐潤不少。透過作者後記,才發現我對於中國長江的故事瞭解實在太少,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正不斷地孕育出許多動人故事,值得一探究竟。

小說中不乏以外籍人士的角度審視中國的制度及處事態度,但沒有太多的批判,或許這與作者馮麗莎本身非中國籍,卻與中國文化頗有淵源有關。外國人眼中的中國,別有一番魅力。那麼,台灣眼中的中國呢?

閱讀資訊:

  • 作者:馮麗莎
  • 原文作者:Lisa See
  • 譯者:林維頤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08年12月31日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1852461
  • 裝訂:平裝

5 則留言 :

olivia 提到...

純為回答問題而留言。

台灣眼中的中國呢?
說實在話,我不知如何將台灣跟中國分解開來。

即使在我踏上大陸時,知道那不是台灣,周圍的人不是台灣人,可是有股熟悉的感覺一直在,讓我想去抓住那感覺搞個清楚。

吁~~~~還好,非選舉敏感時刻。

belfry 提到...

台灣眼中的中國
如果以先入為主的觀念~
我只想到--黑心、飛彈、以及團團圓圓

......

好像跟這篇文章沒關係~

不過~還是祝妳新年快樂~事事如意

Yishu 提到...

to 不漲:
哈!沒想到回答這個問題的敏感性這麼高,真是有趣!
可能是從小受到的教育,我們必須念中國的史地,但又覺得我們跟中國大陸是不一樣的.你說的那種感覺,或許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看這本書時,我覺得自己對中國的史地有種很有距離的熟悉感,台灣跟中國的關係,現在有距離,但很難單純用某個角度就切割得一乾二淨.
不漲,您沒有定調,我們要怎麼教小孩哩?^^

to belfry:
那我也來聯想一下
大三通、玩、變便宜了
......
嘿!也祝你新年快樂!事事如意!

不漲 提到...

還有,平平這麼多同學,中國來的同學總是比西洋同學更快體會我說的,當然,我說的是當我使用英文時(說中文時,若洋同學懂,我就落台語!!)

還有,不長尊重民意 and 只要台灣好。

Yishu 提到...

不漲:
在國外的你應當更能體會箇中差異.
不過你跟中國同學似乎相處愉快,我記得十幾年前聽我到國外念書的同學說,他們跟中國的學生彼此會看不順眼或仇視,常有爭執.我覺得,一旦加入某些意識型態,就容易讓言談失焦,撇開意識型態的話,會覺得有些文化歷史及語言,確實是頗接近的.
既然不漲指示了,那就不管做什麼,都直接表態"這丟是礙台丸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