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八八水災收容所安心服務

每天看著八八水災的新聞報導,覺得在自己身邊發生這麼大的災難,但是除了難過及生氣之外,好像也使不上力。在災民進行醫療、逐漸撤離及安置之後,相關單位開始募集諮商心理人員投入復健救災工作,目前高雄師範大學及高雄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簡稱心衛中心)均在招募志願從事心理輔導工作之專業人力,協助災區心理輔導工作。幾番考量下,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況應該還有餘力可以做點事,於是就去報名參與災區志願服務。

前幾天和一群夥伴參加心衛中心辦理的八八水災安心小組活動,為災民進行安心服務。要進到安置在教會的收容所前,心裡頗忐忑不安,其實我很怕自己忍不住會聽著、聽著就掉下眼淚,哭得比災民還慘,又擔心自己受的危機減壓專業訓練不夠,沒有辦法有適切的幫助。還好心衛中心先舉辦行前會議,一方面讓我們熟悉流程,另一方面也分組討論做一些準備。我們進行的安心服務二人一組,採小團體方式進行,運用臨床心理師公會常務理事黃龍杰心理師的工作模式。黃龍杰心理師曾經在921震災中協助不少受創者,並累積相當多的災難危機處理經驗,他整理創傷經驗心靈重建的書籍-《搶救心理創傷》,提供具體可行的方案,非常地實用。

我們安心服務的主要宣導內容分成兩個部分:

(一)協助災民瞭解壓力事件下可能產生的正常反應,包括經驗重現、逃避或麻木、神經過敏、靈異經驗……等。

(二)教導「安心四寶:信、運、同、轉」,意即信仰、運動、同伴、轉移,同時辨識周遭高危險群通報,以進行後續之輔導。

進到教會之後,原以為會瀰漫著低迷的氣氛,但面對陌生的我們,災民們對我們卻沒有防衛及排斥,緩緩地告訴我們水災、土石流發生之際他們的遭遇。很多災民至今仍會作惡夢、睡不著、偏頭痛、掉淚,不斷地回想到當時土石流推擠滾落時彷彿直昇機在低空盤旋的轟天巨響,伴隨著難過、悲傷、擔憂、害怕……等情緒,他們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及山上財產、農作物損失感到焦慮,也不瞭解有那些補助措施可以幫到他們,更擔憂孩子日後的就學及可能會面臨親子分處兩地的困境……。

我們聆聽著他們的心聲,有些人經歷了這麼大的災難,在撤離之前,仍盡力為身邊受災嚴重的族人清理房舍;來到收容所之後,仍不忘為其他比他們受災更嚴重的人打氣,為他們打聽政府是否有提供那些協助,他們希望自己有事情可以做,而不只是一直接受別人的援助,他們會透過禱告,相信主的安排,並給予彼此力量。小團體進行了十幾分鐘後,就一直聽到廣播表示陳菊市長要來探望災民,並要求大家將桌椅恢復原位。我們這組還是聽著災民們的想法及心情,並趕緊簡單地進行安心宣導,直到陳菊市長踏入教會的前一刻才結束。陳菊市長為災民們打氣,停留片刻後離去,而我們原本預定要進行一個半小時的安心服務,也提前了一個小時結束。

離開前我望著災民們,覺得時間太短,自己能做的部分太有限,心裡其實很想再多留一些時候,或許不見得幫得上忙,但覺得能在那邊聽聽他們的心聲也好。有時候看見電視上災民不斷地希望政府官員能多聽聽他們的想法,在那刻我頗能理解那種感受。或許對政府官員來說,受災面積範圍太大,每個地方都必須去勘災,每位災民都有類似的心情及祈求,他們沒有辦法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太久,他們有太多的事必須去做,但我覺得多一點的同理,多一點的傾聽,給人的感受都會有些許的不同,在災難過後,災民們的心情及需求,須要被表達、被聽見,須要有個出口,也須要被承諾。

離開教會後,我們做了檢討,並提供給心衛中心一些我們的觀察及建議。比較迫切處理的,是孩童就學的安置問題,若能讓父母跟孩童安置在同一收容所,而不是分隔兩地,對整個家庭來說是比較安心的安置措施。其次,因為資訊提供並不完整,大部份的災民對於政府所提供的各項補助或救助措施並不瞭解,也因此更增添了不安全感,建議可以將最新政策張貼於各收容所公佈欄,或是從收容所中挑選有能力的災民負責資訊提供服務及宣導。另外,很多災民在收容所因沒有事情可以做,反而更容易胡思亂想,他們想回山上,除了是自己的家園之外,也是希望可以自食其力,可以有事做,因此,在安置期間,若能讓災民們也能有事做,不管是以工代賑、運動、安排可以勞動或轉移注意力的事務,或許會有一些幫助。

大部分的災民仍有的一些身心狀況,短期之內是正常的反應,但若情況一直沒有改善,就需要進一步的諮商輔導。現在有很多災民安置在高雄的教會,仍很需要輔導人力支援,若有專業能力及輔導背景的人,可以跟心衛中心或高師大報名,他們會視需求調派人力進行相關協助。

希望有能力的人能盡一點點自己的心力,也希望災民們能渡過難關。

5 則留言 :

小胖 提到...

遇上這種大災難,更需要大家發揮愛心啊~~

olivia 提到...

聽過牧師分享921那時類似的服務,牧師說很多人需要有人聽他們心中的重擔,這樣擔子會輕些。他說他唯一能做的是帶著他們禱告。

你真棒~

Yishu 提到...

to 小胖:
無論任何型式的愛心,累積起來就是一股力量,我只是參與其中一小部分,有些人的投入真的讓我很佩服

to 不漲:
聽夥伴們分享,災民們有提到,他們自己和同樣是災民的族人,每個人的遭遇都很類似,互相之間能說的就有限,而跟我們這些外人坦露,說出來之後反而有放鬆的感覺,或許傾聽就是我們能做的.
我能理解牧師跟你們分享的經驗,我們雖然不會帶他們禱告,但很多原住民都有信仰,他們會早禱和晚禱,感覺他們真的從信仰得到很大的力量,你認識的牧師當時一定也帶給他們很大的力量
不要稱讚我,不然我可能也會看到你就想躲起來......^^

躲不掉的不漲,You too 提到...

好吧......你還要繼續努力!









不漲就在不遠處盯著你......

沒處躲的yishu 提到...

難不成不漲有遠目?

好吧
隨便做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