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1日 星期六

【亂報】糟透了,這幾天

IMG_1021

看Yishu這幾天真是糟透了。

近身觀察Yishu,可以明顯發現Yishu眼睛像掛著夜市烤焦的黑輪兩枚,精神有點渙散,除了昨天被迫Lizzie部落格作亂寫有獎徵答之外,可以說已經到了足不出格的地步。雖然Yishu僅是在部落格世界消失了兩三天,但據可靠消息顯示,Yishu卻在這短短兩三天經歷了人生中另一個黑暗時期。趁著今天Yishu終於稍微恢復正常的時候,亂報特派記者小毛頭前來探視Yishu,聊表慰問之意。

沒想到,記者挖到了一件很詭異的事…。以下是記者小毛頭不負責任報導。

「請先說說你最近的情況。」小毛頭照例以了無新意的開場白作為開始。

「不好…,糟透了。」

嗯!沒想到Yishu連答話都變得如此簡短有氣無力,顯然這次的事件已經嚴重影響到Yishu的表達能力。

「是怎樣的不好?你可以談一下嗎?」

「工作上的事…,家裡的事…。」

不知道是詞窮還是病入膏肓,這回答得很籠統。小毛頭當然發揮記者鍥而不捨的精神繼續追問下去:「這些事是不是讓你覺得很煩?」

「其實最近一直覺得壓力很大…,我在學校又啟動了幾次的蝴蝶效應。」Yishu緩緩地說著。
關於蝴蝶效應的後續,Yishu一直沒有講完,到底是做得如何啊?這關子賣得還真久。這麼說,第一部的蝴蝶效應還沒完,續集就已經開拍囉?

「上個禮拜五,我就覺得肩膀硬到渾身不對勁,我的同事說,看我的肩膀已經都鼓起來了。那天晚上我到夜市花二百塊找阿姨按摩,那位阿姨說我的肩膀怎麼跟石頭一樣。隔天,我同事幫我約她一位很厲害的朋友,到她家幫我針灸放鬆。」

沒想到Yishu的眼睛掛黑輪,肩膀像石頭,竟然已經到了需要靠針灸放鬆的程度。

「因為最近的個案都比較棘手,加上個案量又多,真的讓我很吃不消,就算我把我的所有空堂、午休都排進去,也無法處理完。星期二到學校,就開始處理不同學生的問題,跟幾個家長、導師、學生們、社福單位一天談下來,處理到傍晚六點半,連午休吃飯都沒時間。那天晚上回家吃飯的時候,明明身體沒有怎樣,但我卻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顫抖。」

看來Yishu的黑輪跟肩膀的石頭是因為工作壓力來的,小毛頭曾經看過石頭烤香腸,不曉得石頭烤黑輪好不好吃?

「星期三白天又是處理一堆事,到晚上回家後,又因為家裡的事,讓我整個人浮躁起來…。」

「浮燥…?」雖然小毛頭心裡還想著昨天夜市吃的烤黑輪,但趕緊把注意力拉回來聽聽Yishu說什麼。

「浮燥到我出門走了快一個小時還靜不下來,回到家要睡覺也沒辦法睡,覺得左手一直麻麻的,整個腦袋思緒變得很混亂…。」很少聽到Yishu這樣,讓小毛頭開始有興趣起來。

「因為實在是太混亂了,我幾乎已經覺得快不行了,後來我去躺在地板上,一開始躺在毯子上,還是很燥熱,一直到我的手有接觸到地板,感覺涼涼的,才稍微好一點。」

睡地板啊?這實在是有點怪異的舉動。

「不過沒多久,我就覺得地板不夠涼,所以我打開冷氣,想讓自己不會那麼燥熱。可是躺在床上,左手又麻到讓我很受不了,整個就是渾身不對勁,讓我很想大叫…。」

看起來症狀有點嚴重,真糟啊!

「混亂到我覺得自己已經不行了,我跟自己講不行再這樣了。突然,一個奇怪的念頭,我想打坐…。」

打坐?好像有那天Yishu曾經說過什麼出家之類的話,小毛頭搜尋著自己的記憶。

「結果,我真的在床沿的地板上打坐起來。可是我的思緒還是很混亂,然後我開始祈禱,跟上帝講話,可是沒什麼效果。然後我又在心裡講,求上天慈悲,讓我身體可以放鬆,讓我的思緒可以平靜,我重覆想了好幾遍…。」

Yishu把不同的神都請出來…,嗯,這樣子去出家好像真的也不奇怪。

「然後,發生一件很詭異的事…。」

詭異?

「我突然覺得全身暖起來,然後那股暖意,聚集在我的左手,開始慢慢地往左手臂往上走。我的身體,很自然地往那股暖流緩緩移動。暖流慢慢地往我的肩膀走,很奇怪,我沒有去控制我的身體,但身體就順著暖流做很細微的伸展,肩膀、背、腰…,很細微的擺動…。有時候會讓我的身體挺直,有時候讓身體整個向下鬆著,我覺得很奇怪,但沒有排斥這股暖流,只要我想到身體那個地方覺得很緊,暖流就慢慢地移到我覺得很緊的地方,然後身體就自動慢慢地調整到我覺得放鬆的位置。」

的確是很詭異,小毛頭還沒有聽過這樣的事,Yishu是不是中邪啊?

「那時候我還是維持打坐的姿勢,手放在腿上,但當我想到手的時候,暖流緩慢地移到了兩隻手,接著,我感覺雙手開始慢慢地往上抬,慢慢抬,抬到與胸口平行的位置時,我的右手繼續往右往上方移動,那時候我開始覺得有點害怕,因為我並沒有移動我的手,但那股暖流好像有隱隱約約的力量把左手撐著,把右手一直往右上方帶…。」

聽到小毛頭也覺得背脊發涼,那是什麼啊?光想像那個畫面就很怪異。小毛頭忍不住想著,Yishu是不是有幻覺啊?

「然後我想,我有點害怕,你要把我帶到那裡?」Yishu繼續說著:「很奇妙,我覺得我的右手開始慢慢地往下,還是有股力量撐著,慢慢地往下移動,然後輕輕地停放在床上,我覺得右手放鬆到非常舒服的狀態,完全沒有負擔,好像是空著的狀態。我心裡有種很放鬆很開心的感覺,覺得很舒服。」

還是覺得很怪,耶,那還停在空中的左手哩?

「那時候我覺得不害怕了,我想,那左手會怎樣,但左手並上不去,就慢慢地垂到地上。」
左手就這樣沒了?

「不過我想,可以再一次嗎?可以讓我的左手也放鬆嗎?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我的左手又慢慢地抬起來,舉到跟剛剛一樣與胸口平的位置停住。然後,很奇怪,那股暖流就輕輕地在我的左手前臂流動,輕輕地轉著,好像在幫我按摩的感覺。後來,我的左手很自然地閃過左邊的櫃子往左邊平移,接著慢慢地往下放到地板上,手就鬆了。」

「那時候我身體已經很放鬆,我就想,我可不可以離開身體,當我這樣想時,我突然覺得全身有股往上提的力量,差點就覺得身體要騰空了…。」

嚇死人喔!不過,Yishu真的騰空的話,肯定可以上電視表演,嘿,那這個報導就值錢了。
「雖然暖流沒有跑到下半身,但我覺得很滿足,我一直想著,感謝上天慈悲,一直到我覺得可以了,我就想自己移動身體。有意志的移動跟剛剛的移動感覺完全不同,我全身伸展了一下之後,就睜開眼睛,躺到床上,感覺到全身放鬆。我一直想離開身體,想出去,結果就睡著了。第二天開車上班時,我才記起來我做了一個夢。」

夢啊?Yishu真的很常作夢,她還曾經作過中了樂透頭獎的夢哩!雖然很真實,但看她現在的生活,就知道那只是夢而已。

「夢中我好像去處理一些事,跑了很多地方,不記得了,但有一個畫面很清楚,就是我在樹海上飛,有點淡淡的雲霧,好像有一首詩是形容那個境界,但記不起來。飛著,很舒服。」

小毛頭對於夢實在沒什麼研究,就沒有追究下去。「後來呢?那個詭異的狀況?」因為那個詭異的情況實在超過小毛頭可以理解的範圍,差點讓小毛頭想拿出即將出版最新精神疾病診斷準則 (DSM - VI)來給Yishu下個診斷,看起來,應該是壓力過大所引起的幻覺。哎!年紀輕輕地怎麼就這樣?小毛頭心裡對Yishu泛起一絲絲的同情。

「就這樣。不過,那時候暖流在身體緩慢移動,有一個小時喔!整個過程我的意識都非常地清楚,結束的時候已經四點半了,但早上醒來,全身非常地放鬆。或許,那天我會再試試看。你怎麼看這件事?」

「嗯…」糟,總不能跟Yishu說我覺得她可能有病吧!「聽起來,你真是糟透了,這幾天。」
「是啊!」Yishu露出難得的笑容說著:「真是糟透了呢!」

這篇糟透了的報導,因為整個過程太過詭異,讓小毛頭對後續發展實在興趣缺缺。不過,關於壓力過大導致種種情緒及身體的不適應情況時有所聞,就像昨天的超級星光大道3,十強被淘汰的蔡宗穎就表示因壓力過大而有夢遊及作惡夢情形,現代人的壓力調適確實刻不容緩。至於壓力調適的方法,可以看這邊這邊這邊

以上,是亂報記者小毛頭貼身訪問Yishu不負責任報導。

喔!對了,以前在高雄雄商附近有家黑輪伯很有名,不曉得還在不在啊?記者小毛頭下次來個高雄黑輪伯特刊吧!

26 則留言 :

土人 123 提到...

yishu 有練氣功喔~
小心不要走火入魔喔~

能夠好好放鬆自己,是很棒的一件事情!
下次請傳授給 Liz 吧。

Lizzie 提到...

看起來真的很詭異耶
難道是練氣功無師自通嗎?
還是去夜市按摩時,阿姨透過按摩把內功傳授給你了?
你要好好保重喔,下星期要帶你去苗栗玩說
而且我們要去給 Annie 熱鬧一下呢
最近太熱了,我有時候也是心浮氣躁
而且最近我的右肩一直沿著到右臂都是痠的
改天教我找出那道暖流吧!

【亂報】記者小毛頭 提到...

對於兩位讀者的疑問,【亂報】記者小毛頭不負責任代為亂回應.
Yishu經歷過那件詭異事件後,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上班時跟那位帶Yishu去針灸的同事分享,並詢問她的意見.Yishu同事並不給答案,問Yishu自己如何解答.後來Yishu也覺得是"氣",而非怪力亂神.Yishu的同事以前有練過自發功,聽Yishu的同事分享,感覺跟那個過程有點像.
雖然以前Yishu同事曾邀請去練自發功,但Yishu因貪睡而始終未成行.不過,剛剛因為兩位的疑問,讓小毛頭上網搜尋了氣功跟自發功的資料,經小毛頭不負責任判斷,應該跟沒有招式的自發功比較像.
這篇報導請看看就好,Yishu自己尚未瞭解整個奧妙,不敢不負責任亂傳授.

至於去給 Annie 熱鬧及去玩,請讓小毛頭跟去隨行報導吧!(期待啦)

olivia 提到...

看完這邊、這邊及這邊,第三邊最有效!

不過,嘿嘿~~~最近我不糟咧~~~~

小可 提到...

真的很神奇的經驗,很不可思議,我也覺得肩有石頭,好希望也可以莫名其妙跟妳一樣有股暖流把肩膀弄鬆
可以感覺得出妳當老師的壓力真的是很大,可能妳太有責任心了

無限台南 提到...

Ruth 有在練自發功, 呼叫 Ruth 聽到請回答 ...

helenna 提到...

嗯~我的症狀是一直搞眠夢
快煩死了
給我一個好眠 好嗎 please~~~

亂報記者小毛頭 提到...

根據記者剛剛實地觀察,就在Yishu快把落落長的回應打完時,竟然發生網路秀逗情況,導致Yishu打的回應瞬間消失無蹤.Yishu已哭著跑走...(喂,回來自己回應啊!)
看來,果真是糟透了!
以上,是【亂報】記者小毛頭亂亂報.

不漲 提到...

親愛的民間老師,
沒關係!這樣你打字的功力會大增,
不漲就是被這樣訓練的。

不過,別以為不漲打字很厲害,不漲只會一指神功....

Yishu 提到...

To 親愛的不漲:
您真是大好人,因為您的鼓勵,讓Yishu擦乾眼淚回來留言了(感動中…),相信有您擔任不漲,所有基層老師士氣必得到莫大的鼓舞。
其實,前兩個這邊,都是為了舖陳第三個”這邊”,我也覺得第三個最有效!嘿,等一下去跟總筒索取廣告費用。
不漲您最近不糟嗎?看來您的壓力應該也已經解除,太好了,這樣可以看您到處作亂了,【亂報】題材將在您的帶頭下源源不絕。

To 小可:
不曉得這個神奇的經驗跟自發功有沒有關係,如果有的話你倒可以查詢一下相關資訊,希望你肩膀上的石頭也可以鬆掉。我的右肩真的鬆很多喔!
我想,當小可唱歌的時候,或許也是讓自己放鬆的方式哩!
我常覺得,在當老師的時候,有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就盡力做,以前就常常會不知不覺中做超過自己可以負荷的程度,等到發現時已經疲憊不堪。我現在對自己身體的覺察比以前好,比較快能察覺到是否已經超過自己的負荷,並能盡早適度地作調整。我希望自己可以再更早一些覺察,讓自己可以再放鬆些。

To 總筒:
Ruth有在練自發功嗎?有機會倒想聽聽Ruth的看法。
對了,我在壓力調適方法的第三個”這邊”聯結到您那裡,增加廣告收益的部分,請匯4000歐元過來,謝謝。

To helenna:
以前我曾經參加過一個研習,提到可以將夢境以及作夢前後幾天發生的事記錄下來,聽說或許可以從夢境中找到線索,為生活中所感受到的疑惑提供解答及參考。我做過幾次,有些夢還蠻奇妙的。
不過,看來你的夢把你搞到很煩,人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或許是helenna有許多未完成的事務掛在心上,所以在夢裡延伸下去。不曉得你做的是那些夢,無法給你具體建議,若有機會跟大家分享你的夢境,我再請解夢大師小洋蔥頭來為您解夢。

To 不漲2:
民間老師終於在您的鼓勵下完成任務(痛哭流涕中…)
不過話說回來,您的一指神功可抵十指,粉厲害說…

luan 提到...

看來yishu發功之後~~內力大增不少~~又有體力可以讓你部落格重新開張了~~真好!!而且一寫就有洋洋灑灑數千字之多!佩服佩服喔!!其實某些很玄很奇妙的東西是讓我們無法從哭學來驗證什麼的~~但是它的確就是發生了~~而且也出現效果~~就想我們那天說的~~你是"無師自通"的最高境界啦!!這張照片好像是仙人掌果~~我們去古坑拍的~~是嗎??要多保重喔~~雖然期待安排出遊的行程喔~~但也要等你好一些囉!!

Ben 提到...

我回來囉!

怎麼一回來就看到學姊過的好像比以前更糟?!不過看起來好像有股莫明正面的力量在引導著你,你一定行的。

學姊似乎少個能動動身體發洩的管道,去做個SPA或打打保齡球發洩一下應該會不錯喔。

Ruth 提到...

看起來確實很像自發功的狀況
不過因為一般來說會先動腳
氣會先通你最不嚴重的部位
那是很神奇的一種感覺
但當你自己經歷過 你會更加認識自己的身體
不過我荒廢有些久
但真的很累的時候會練一下 可以舒展那石頭般的肩膀

你可以看看林孝宗老師的"自發功"
我也是去中央大學找林老師練的

Yishu 提到...

to luan:
我也不曉得那是不是發功,所以不能講是最高境界啦!不過我覺得放鬆多了倒是真的.感覺真的蠻奇妙的.
那張照片確實是去古坑拍的仙人掌果,好眼力喔^^.我好多了,這個禮拜要去台北,和你們去玩的事就請先稍待,我先把我的暑假搞定,再來安排和你們的出遊行程.

to Ben:
恭喜你退伍,再來就是考試加油囉!嘿,吃喝玩樂也算你一份喔!如果不影響你準備考試的話.
我的狀況確實比你之前看到的糟,不過幸好自己總覺得有許多正面力量支持著,謝謝你喔!^^
我也覺得自己運動量太少了,做SPA的主意不錯,打保齡球的機會很少,我可以會變成去負責清洗溝道.我是有在想要去游泳,把以前的運動習慣找回來,應該對身體也比較好.

to Ruth:
所以我的狀況又跟自發功不太一樣,我是先動手,沒有動到腳,不曉得是否因為我是打坐姿勢有關?那股暖暖的"氣"是先通我最嚴重的部位,我到現在都還覺得很鬆,感覺很好.
原來你是去中央大學找林老師練的,我這兩天有在網路上看別人分享的資訊,可能我會找機會跟我同事去澄清湖練練看,不然就改天自己在家再試試看,看網路資料,心存善念,專心放鬆自己的身體應該就不會走偏吧!
謝謝你的分享!^^

Ruth 提到...

因為你是坐著的緣故 不會通腳氣

"心存善念,專心放鬆自己的身體應該就不會走偏" 我也相信
不過我想剛開始你還是跟一群人一起練
因為開始時動作會比較大
有一些資深的人在旁邊陪你會比較安全些
是怕跌倒啦

妳若有去練 我們再分享

Yishu 提到...

to Ruth:

那我還是跟我同事他們一起去練
感覺上比較安全
我再跟我同事約時間
看結果如何再來跟你分享
謝謝囉!

luan 提到...

反正方法有效又不傷己就好啦~~管他是不是叫做發功勒~~
希望你趕快搞定暑假的事情吧~~也許聊聊後~~可以給你一些意見~~看看什麼時間有空可以聊聊??吃個下午茶或晚餐都好??難不成又要去拜拜囉?
ben退伍了~~可以再充電聚聚啦~~~期待中~~

Yishu 提到...

to luan:
哎,說要找你聊聊,沒想到我們就坐對面,連聊天時間都沒有.
好,等我回來,我們來約下次去玩時間.

luan 提到...

等你喔~~一起討論玩這件大事~~
你還真量產耶~~這麼快又看完書又寫出一本書的讀後心得啦???太強啦~~
難怪我們都沒時間好好聊~~~~喔~~my God~~~

楊博士 提到...

看那麼多人在發功,
小弟沒功可發,
不過相信老師已經快打通任督二脈,
小弟只能在旁邊當啦啦隊~~
加油!加油!

小瓢蟲 提到...

怎麼大家看完這篇文章後問題都講出來了
也許借著這篇文章的神力
就全都好了耶:)

Yishu 提到...

to luan:
我最近申請太多書,結果被書追著跑,期限到了不得不交作業.
我最近把自己排得很滿,歹勢啦!^^

to 楊博士:
有你加持,讓我全身通體舒暢,你真是功不可沒啊!^^

to 小瓢蟲:
哈哈,可能把問題講出來就是一種抒發,可以講出來也好一大半了,最怕的就是悶在心裡悶出病來吧!^^
希望大家都身心健康!

luan 提到...

看書不是件壞事啦!!不像我常常閒著閒著就又會跑去敗家啦~~
想到你借我的那本書~~看了一些~~但最近又偷懶了~~要加油
今天又看到你提勁有power的模樣啊
或許是因為你已經做好決定與冒險的關係吧
不像我這個老人~~擔心改變

Yishu 提到...

to luan:
本來每個人會採取的方式就會不同
適合自己就好
嘿,我是那種一旦下定決心就會盡力去嘗試的人
希望接下來的重大改變順利

luan 提到...

嗯~~加油囉
我也要在某些地方上加油~~呵呵
有時間找嘉文一起吃飯吧~~
他最近家裡有一些事情需處理囉~~
我上次看了兩間在陽明國中對面的房子
有沒有興趣買啊??呵呵
希望大家一切都順利
你~~沒問題啦~~一所失而復得的學校
真是和你很有緣耶~~

Yishu 提到...

to luan:
吃飯當然OK啊,和他又是好久不見了.
至於房子,你若買了我可以去住
你也要加油囉
看來接下來你會很辛苦
希望一切都順利